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74188赌圣心水坛 >

天津农商行股权频遭高比例质押

2019-07-02 20: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6月底,天津农商行1.31亿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网被公开拍卖,山东东方宏业化工有限公司以近4亿元的起拍价拿下。

  大额股权被拍卖的同时,天津农商行主要股东股权出质频繁且频现高比例质押,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名股东全比例质押。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农商行去年以来业务规模增速回升,但资金端压力持续上升,吸收存款压力增大。该行在年报中明确指出,2019年要千方百计稳定核心负债。

  6月25日,天津农商行7500万股和5600万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网同日被分别挂牌拍卖。山东东方宏业化工有限公司分别以2.26亿元和1.69亿元的起拍价拍得上述两项股权,约每股3.01元。

  天津农商行方面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时表示,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买家资质符合监管规定的基本要求;天津农商行是一家股权相对分散但是国有股东控股的农商行,上述拍卖股份合计1.31亿股,仅占全部股份的1.75%,股权变动对银行股权结构无影响。

  据天津市盛达鑫有形资产价格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价格评估报告书》显示,上述天津农商行1.31亿股非上市流通股股权市值4.38亿元。

  据拍卖公告显示,上述两份天津农商行股权分别为天津市金太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津市弘德投资有限公司所持股权。

  除上述两项股权挂牌拍卖外,记者从阿里拍卖网初步统计发现,4月份以来有5项天津农商行小额股权挂牌。其中,常熟市高压容器制造有限公司所持该行364万股股权,评估价1201万元,折价1026万元成交。

  实际上,近来地方银行尤其农商行和村镇银行股权被司法拍卖的数量普遍上升。据阿里司法拍卖网统计数据显示,仅1月份以来就有近2000起农商银行股权拍卖项目挂牌;其中单项股权挂牌价格逾1亿元的就有14项,近2018年全年项目数量总和。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认为,地方银行的股东结构中,民企在主要股东中的占比普遍相对较大,随着民企主体信用风险的持续暴露,地方银行股权质押后被拍卖处置愈加频繁且金额越来越大,这也是一个趋势。“不过股权是银行公司治理的主要内容,银行股权被处置属于被动式转让,可能会涉及价格、接手企业等诸多敏感的监管问题。”

  与此同时,天津农商行股权质押比例偏高。据天津农商行2019年一季度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该行前十名股东质押或冻结的股份数量占其总股本的25.89%。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天津农商行前十名股东中,除并列第一大股东的天津国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外,另外七名股东都进行了股权出质。

  其中,前十名股东中,持股比低于5%的五名股东所持股权均已全比例质押;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10%,并列第一股东,出质股权7亿股,占其所持股权93.3%;麦购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8%,位列天津农商行第二大股东,出质股权4.69亿股,占其所持股权的78.2%。

  天津农商行方面向记者表示,银行的股东质押行为均为满足正常的经营需要,质押程序符合规定,并及时进行了公开披露。“我行对超过质押比例50%的股东,均按监管要求履行相关程序。从目前市场情况看,我行高比例质押股权的股东大部分是民营企业,这和民营企业市场融资状况吻合。”

  某沿海地区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现在银行对股权质押融资比较谨慎,但很多中小银行对非上市金融机构的股权质押业务一直都比较青睐,尤其是业绩及运营指标较好的地方银行股权,不过近来在质押率和授信额度等方面会更加审慎一些。

  另一家城商行上海分行的对公客户经理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其所在银行根据自身的风控偏好制定了可做股权质押的非上市银行白名单,一般在白名单中的非上市银行基本上质押融资门槛不会有太高,但白名单之外的机构需要对股权价值、公司经营情况及各项指标等进行严格复杂的审核评估。

  从经营情况来看,天津农商行资产规模增长明显,但净利润增速下滑,资金端吸储压力明显上升。

  据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天津农商行资产规模3172.6亿元,同比增幅6%。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农商行贷款增速远高于存款增速,吸收存款压力持续上升。据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贷款和垫款总额1392.9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29亿元;客户存款总额2082.7亿元,较2017年末下降4亿元。

  天津农商行方面回复称,受到多方面影响,银行存款增长确实出现了乏力的现象,这与宏观环境密切相关,也与该行深度调整业务结构有关。“近两年,我行主动调整负债结构,加大对负债成本及稳定性的考核,及时压降高成本负债规模,增加对传统负债的吸揽。从目前看,结构调整顺利推进,存款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天津农商行在2018年年报中指出,2019年要千方百计稳定核心负债,稳定对私存款规模,强对公客户批量营销,持续更新网银、手机银行等渠道功能,增加负债产品线上平移进程,增加资金来源;稳步扩大资产规模。

  与之相比,净利润增速放缓。据年报显示,天津农商行2018年实现净利润24.4亿元,同比增幅1.8%,低于2017年同比增幅。

  业务规模增长的同时,天津农商行资本压力凸显。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连下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上述两项指标均降至10.42%。

  天津农商行方面回复称,2017年以来我行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领域支持力度,但也直接拉高了风险资产规模,这也是资本充足率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当前,银行核心资本补充的主要渠道不外乎两种,一是外源性的,二是内生式的。下一步,我们将根据市场情况择机优先采取外源补充的方式,如通过IPO补充核心资本。”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蒙西至华中铁路煤运通道项目(以下简称蒙华铁路)于7月2日铺到江西省吉安站接轨点,标志着这条世界上一次建成里..[详情]